阿辞

开学暂退

〖方莫〗极夜「五」

方莫中心/ooc有/依旧文笔崩坏预警
————————————————————
极夜「五」
    快速将那已然有些潮湿的外衣褪下,露出了少年瘦削的身形以及腰腹间缠了一圈圈的雪白纱布,此时有一两处还微微渗着血色。方锐抬手轻按了两下,果不其然听到了莫凡极力忍住疼痛的抽气声。
    “很疼?”
    说话间抽出腰间的匕首,迅速划开纱布一侧,一圈圈绕开。露出那到由肋骨下端斜着蔓延至腰际的狰狞伤口。
    莫凡丢给他一个“你说呢”的眼神,不过很快就连白眼都顾不上丢给他了,因为面前这人压根没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抬起两指,携一抹碾好的草药便涂了上去。草药接触到伤口带着些许凉意,随即传来的便是一阵阵疼痛,虽不如刚才疼的剧烈,也觉不好受。抬头看着天花板试图分散精力的莫凡不住地吸气再憋气,愣是没发出一声闷哼。
    “哥这黄金右手,还是第一次给别人换药。”方锐眨眨眼,看着因为忍受疼痛而面容略微有些扭曲的莫凡,不由觉得有些好笑,道:“我不是说过吗,很疼的话你叫出声来也没关系。都伤成这样了,叫一两声又不丢人。”说罢又是不轻不重的一按,心安理得地接受着莫凡完全算得上愤恨的目光。
    莫凡是真的无奈到一点脾气也没有了,连天花板也懒得看,目光又飘向了窗外,看着凛冽寒风卷起地上的积雪吹散开来,又不禁想起去年这个时候自己还在为生计四处奔逃,不少势力的追杀令或是悬赏令下了一个又一个,想要取他命的人自然只多不少;就在这种条件下一边躲避着追杀,一边继续完成未完成的刺杀任务;这样的生活对他而言已然有些麻木。
    遇到方锐之前,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也许就一直过着刀口舔血的刺客生活,从最初的惊险刺激到现在的麻木,说厌倦是肯定的,但为了生计别无他法。而在这几十天里,他却完全喜欢上了这种与他的职业绝不相关的安逸生活,但他也清楚,这段与他而言最好的时间也只是暂时的,仅此而已。
    从迈入这条道上的第一天,有些事就注定无法更改了。有些想要的,注定只能是奢望。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这段时间里,方锐也利落的换完药重新缠上纱布,遮住了那道尚未愈合的伤口。正要起身却被莫凡一把拽住袖子,正欲起身的动作顿了顿,有些意外的抬眸,正对上这人漆黑的眸子;他第一次从这双眸子中看到冷漠之外的复杂情绪。看着他迟疑了好久,才勉勉强强吐出来三个字:
    “为什么。”
    “啊?”
    “为什么救我?”
    方锐一听这人纠结半天还只是问了句这个,当即笑出了声。无视莫凡杀人般的目光抬手在他头顶揉了两下,“怎么,你都来了这么久,现在才问不觉得晚了点?”
    “……”
    “没为什么,就是恰好看到你,就把你扛回来了。”方锐耸耸肩,见莫凡抓住他袖子的那只手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也任由他继续拽着,“别太在意,本身也是我的陷阱伤了你,当时的天气比现在还恶劣,我若不救你,就怕你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哦……”莫凡闷闷地应了一声,默默拉上那滑落到手腕的丝质白衣。
    “衣服换一件。”方锐说着,抬手将莫凡身上那件基本被汗浸湿的白衫重新褪下,不料刚刚褪至手腕,门口便想起了敲门声,一个沉稳的男声透过木门传了进来:“方锐?”
    “老林。”方锐应了一声,暂停了手上的动作,却不料莫凡一听到生人的声音,下意识慌忙拉上衣服,情急之中撞到了方锐的手臂。而方锐本身的姿势就难保中心平稳,这猛然一撞的力道也让他猝不及防,脚下一失力便朝下栽了下去。好在反应迅速,即将压到莫凡身上的前一秒猛地用右臂撑住床,才堪堪没有压倒伤口。
    下一秒屋门就被推开了。
    一片死寂。
    林敬言想要迈进屋门的脚步猛然一顿,后脚僵在了半空。刚想开口话却卡在嗓子里把自己噎了个半死。从他的角度来看,方锐整个人完完全全趴在莫凡身上,仅有一只手撑住床;莫凡在方锐倒下来的一瞬间也刚好抬起右臂,右手撑住方锐的肩头。姿势真的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堂堂呼啸山庄庄主林敬言觉得自己经历了这辈子最尴尬的一分钟。
    他突然感觉有些没眼看。
    抬手扶额顺便挡住自己的视线,轻咳了一声,道:“那啥,过会儿把山脚那些陷阱重新布置一下。”随即迅速抬脚转身关上屋门,神色略显复杂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他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懂年轻人的世界了。

   
   

   

新年快乐!!
新年第一弹给方莫♡
٩(๑•◡-๑)۶²º¹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