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辞

开学暂退

〖九严同人〗缘相错(一)

    近几日,杨严近乎是把岭南踏了个遍,终于寻到了齐翰的住处,心中岂能不欢喜。仿若五年来的思念,五年来的煎熬与徘徊在生死之间的那种心惊胆战于此化为乌有。越是近了那扇门,心中的紧张就越是多了一分,脚步也自然是慢了下来,停滞于门前。
    门是虚掩着的,杨严自是耐不住已经压抑了五年的思念,上前推门而入。
    然而,他的前脚还没有迈过门槛,便怔在了原地。那一声许久未唤的“九哥”也卡在了喉咙,硬生生地遏制住了他的气息。
    门内,算得上宽敞的院中横放着一架古琴,抚琴之人一袭白衣端坐于前,面前是一抹靓丽的火红色身影,随着琴音起舞。那红色竟真如火焰一般,灼伤着杨严的双眸与内心。
    不知怎的,他鬼使神差般想到了当年一袭红衣的张芃芃。
    那白色身影他也自然认得,正是他心心念念五年之久的九王齐翰,他的九哥;亦或是,心悦之人。
    凯旋后他不顾三哥杨肃的劝说只身一人来到岭南寻找齐翰,只因为他相信齐翰一定会等他回来,一定会的。也正是这个信念,让他在这五年浴血奋战之中拼了命的想要活下来;对他杨严来说,只能力要活下来,就能有命再见到齐翰。可现如今,面前的一切却是让他这些年苦苦支撑着的信念在一刹那间崩溃。
    胸腔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挤压着,让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泪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包括那一红一白两道身影。
    到最后杨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他只记得自己的心痛得厉害,麻木到想直接忽略掉心脏的存在。
    狠狠擦去脸上的泪水,翻身上马,直往盛都的方向而去。
    院内,随着杨严的远去,琴音也戛然而止。
    本端坐于琴旁的齐翰有些木讷的缓缓起身,怔怔地看着院门口杨严刚刚停滞过的地方。不知不觉中两行清泪早已划过脸庞。
    那红衣女子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齐翰,不解地问到:“齐公子,小女子有一事不明白。您既然这般放不下他,为何还要同我演这出戏生生将他逼走呢?”
   齐翰重重叹了一口气,道: “我已害他充军五年,如今他大败敌军,更是有着大好前程;杨严如今也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我万万不可害他第二次。”
   寂静良久,才听得女子无奈的叹息。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