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辞

开学暂退

〖方莫〗极夜「四」

方莫中心,ooc有,文笔崩坏预警
想回画室orz
(='_'=)
——————————————————
极夜「四」
    那位张大夫走出门后又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头,这次是真真切切存在的一把虚汗。他不晓得自己家副庄主怎么会跟一个小刺客扯上关系,但他却敢肯定这年纪轻轻的小子对方锐来说有着一定分量。
    那天方锐刚把人扛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派人通知到他了,他仍然记得这个叫莫凡的年轻人当时的情况有多么糟糕。
    全身虽无致命伤,但那大大小小的伤痕却一道道遍布身体之上,有的已经凝结成血痂,有的却还在渗着血。右脚踝那四处被刺穿的孔洞更是汩汩鲜血不断淌下,低落地面。他手忙脚乱的止血包扎完毕后却发现这人的身体依旧冰凉的要命,整个人仿佛是被冰冻过一般,而且迟迟未有好转。
    这样下去,如果体温不回升,依旧很有可能面临着生命危险。他简明扼要的告诉了方锐,却不想方锐只是皱眉沉思了几秒钟,抬手解开自己的外衫,然后将莫凡扶起一把揽入自己怀中。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动了动嘴唇却发现所有的音节都被卡在喉咙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这样呆立了几秒,直到听见方锐的问话:“这样有用吗?”
    “这……您……”
    方锐也是被莫凡的体温冰了一个激灵,有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抱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刚冻结实的冰。如果不是怀里这个人皮肤还残余些许柔软的触感,他恐怕都以为这人已经死了。抬眼看了看面前您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的张大夫,轻叹了口气,道:“带都带回来了,可不能死在这儿吧。”
    张大夫跟随方锐身旁多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既然我要救,那他就不能死。
    收起眼中的疑惑,这位将近年过半百的老人微微颔首,示意他明白。
    论年龄,他比方锐大了一倍不止,更是一直跟在他身旁,看着这人来到呼啸再一步步走上了副庄主的位置。他对其的忠心耿耿就是因为曾经方锐的救命之恩。说是为了报恩,似乎又有些不妥。
    他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选择了认这位比自己小了两旬不止的年轻人为主子。但方锐对他从来没有什么主仆之分,有时倒更像是长辈与晚辈间的关系,亦或是老友。
    看着方锐仍旧维持着单手揽住莫凡紧贴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扯住外衫牢牢将其包裹在宽大的衣内,少年瘦削的身形被黑色衣料覆盖,前额抵住方锐的肩头,额前碎发本沾满了雪,再一经室温融化,此时打湿成一缕缕,将肩部的衣服晕开一片水痕。
    两人一言不发,气氛便也持续安静,除去一旁烧火的炉中是不是传来的响声外,便是死寂一般的沉默。

    想想那天方锐再莫凡体温回升后,又借着炉子中未熄灭的火焰将自己烤了半天,才彻底驱走身上的冰冷。门外,张大夫无奈的摇了摇头,缓步走开。

    屋内,莫凡见到方锐也明显愣了愣,也不说话,就看着这人走到床边坐下,继续之前的上药。
    “会很痛,不想打麻药就忍忍。”方锐抬眸看了眼依旧面无表情的莫凡,便下手开始上药。果不其然,药粉撒下的一刹那,他清楚的听到了莫凡倒吸了一口凉气,再抬眼,就看到了那人紧紧咬住下唇,忍住不出声的样子。不禁失笑道:“很疼的话你叫出来也可以。”
    莫凡瞪了方锐一眼,然而还没收回瞪视的目光,又是一阵疼痛传来。他此刻突然感到有些想念刚才的张大夫。
     起码没有这么疼。
    等到重新包扎完毕,莫凡只觉得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连身上的衣服都有些潮湿。
    然而不等他想完怎么晾衣服的问题,自己身上的衣带就已经被解开了。
    ?!!
    莫凡下意识扯住衣服,却听方锐低声说了句:“别动,换药。”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