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辞

开学暂退

〖方莫〗极夜「三」

方莫中心/私设如山/ooc有
困_(¦3」∠)_
————————————————————
极夜「三」
    在呼啸山庄一连住了小半月的时间,每天除去吃饭睡觉换药嗑瓜子以外几乎都是跟方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或者说起初是方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讲话,莫凡的回答都是以“嗯”“不”“是”为主,只是偶尔说的话多一些。一连好几天,他话逐渐多了起来,至少不是单字单字的回答了。二人的对话才勉强称得上“聊天”二字。
    然而莫凡最近却有些无聊。
    因为方锐好久没来过了。
    不知道是几天之前,就只有那个穿一身白袍下巴留着一撮胡子的大夫来给他换药看伤然后再说一些最近注意事项云云,莫凡只是听着,末了加一个“嗯”字再目送人家离开。
    他其实很想问问方锐去哪了。
    于是又过了几天,莫凡叫住了大夫,盯着人家看了好久愣是没说出一个字。大夫更是不明所以,被莫凡看得心里发毛,只得试探着问:“阁下您……有什么事吗?”
    莫凡又沉默了半天,憋了好好半天才憋出来三个字:“方锐呢?”
    “哦,你说副庄主啊。”大夫长出一口气,抹了抹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心想我的妈呀你终于说话了再看下去真怀疑我能不能被你盯出俩洞来。“最近山庄内事物繁多,庄主一个人忙不过来,副庄主就一并帮忙处理事物了。”
    “……哦。”
    “阁下可是有什么话让我转告副庄主?”大夫见状问道。
    “没。”莫凡扭过头看向窗外,今天的呼啸山庄难得不是大雪纷飞,久违的日光拨开层层乌云洒在积雪之上泛起点点细碎的光亮,在莫凡眼中竟闪烁的有些刺眼。
    右脚踝处的伤口已经逐渐有些好转,拆开纱布重新敷上草药的时候仍旧是一阵阵接连不断的剧烈疼痛,莫凡紧咬着牙,手掌再次不自觉地攥紧,抿着嘴垂着头,生生熬过这阵剧痛。
    大夫见状,忙翻找着药箱寻找麻沸散,准备简单麻醉再继续手下的上药,却被莫凡出声阻止。
    “不用。”
    他记得听谁说过这种带有麻醉功效的药通常副作用极大,而他是名刺客,这类职业绝不会允许任何副作用的出现而影响任务的完成。
    “这……”大夫翻找的动作瞬间定住,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莫凡,又看了看他的伤口。
    一共是四处伤口,或者说是四个血洞。虽然已被清理干净,但那狰狞的伤痕无不体现这伤势的严重,更何况这还只是外伤。脚踝处的骨骼虽然已被接好固定,但终归要有时间让断裂的骨头重新生长。
    也就是说,莫凡短时间内连下地都做不到。
    “没事。”莫凡声音依旧冷清,侧过头不去看自己的伤势,目光有些游离地再次扫向窗外,看着山庄上一点点被阳光包裹融化的积雪。
    正当大夫郁闷着想该怎么办的时候,屋门突然被推开,有个懒洋洋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老张,放着我来吧。”
    莫凡的视线一下被这声音从窗外拉了回来。
   门口处一个身影有些懒散的倚着门框,刺目的阳光从门外直射进木屋中,梦上了一层光亮,使得那人的面容也在刺目阳光下有些模糊不清,只是沐浴在阳光中的一个浅浅身影。
    被称作老张的白袍大夫赶忙起身,恭敬地行了一礼,道了声“副庄主”后便缓缓退下
关上屋门。
   方锐点点头走进屋内,照例变戏法似的从宽大的袖中摸出一把瓜子,放在那已经见底的瓷碗里。
    莫凡看着他的举动突然觉得有些怪异。
    怎么跟投食喂宠物的一样?!!
    这是咋回事??!
    突然把自己定位成宠物,莫凡很方。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