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辞

开学暂退

〖方莫〗极夜「二」

写着写着就崩了(ノ°▽°)ノ
文风突变_(°ω°」∠)_
————————————————
极夜「二」
    莫凡就这样留在了呼啸山庄。索性伤好前也无法下地走路,方锐这身为副庄主倒也管吃住顺带给人养伤——说是自己的陷阱闯的祸自己收拾。莫凡倒也乐得清闲,近几天除了吃睡喝药换药以外,其他的时间都怔怔的盯着窗外出神,偶尔方锐来的时候会说上一句到两句话。他话很少,基本就是人问一句他答一句,不知道怎么回答就默不作声的看着对方,搞得方锐经常一脸尴尬。
    不得不说,和莫凡聊天是个技术活。
    莫凡很是好奇,怎么这副庄主一天天如此清闲自在,还天天能有空亲自给自己送饭送药,他有次实在不解就问了一句,结果对面方锐偏着头想了想,给了一个极其不符合逻辑的答案——“你伤没好之前我得负责到底啊。”
    莫凡正磕着瓜子呢,一听这话差点没把瓜子皮咽下去。不动声色的放下瓜子,生怕方锐再说出什么让他生吞瓜子的话来。
    “其实呼啸大多事情都是老林在忙,我充其量就是个帮手而已。”方锐耸耸肩,又问道:“你呢,你的身手估计不少势力争着要你呢,何必还干这种刀口舔血的生意,找刺激吗?”
    莫凡摇摇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也许是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不喜欢那些势力内部的束缚,也许是先天性格决定不喜欢接触太多同行等等。想了许久,才说出一个他觉得没毛病的理由来。
    “赚钱快。”
    一单生意就够过好久了。
    方锐也被这一句噎了回去,扶额对着他摆摆手:“得得得,我也不劝你加入呼啸了,往后你可小心点儿,不是哪家的人都跟我一样这么清闲能有空救你,说不定直接杀了你拿着你的腰牌领悬赏呢。”
    不少势力都对莫凡有下过追杀令,大到霸图蓝溪阁中草堂,小到三流小工会,都对莫凡有下过追杀令这种批文,只是至今都无人得手罢了。莫凡低低叹息了一声,现在想想,真的是一阵后怕。
    当日方锐接到陷阱扣的动静便立马赶去,却只看到栽倒在雪地上的黑色身影以及身侧那一片浸透白雪的血色,似乎满天狂风都未能卷走那弥散开来的血腥气息。
    他走上前扯下那人的黑色面纱,探了探的鼻息,很微弱,却仍旧能探到。不过既然还活着,自己也不好就这么任由他自生自灭。三两下解开了陷阱扣,抬手将人捞起抗在肩上,走回了呼啸山庄中他的住处。
    大夫包扎的时候方锐也在场,褪下这人一身黑色夜行衣的时候他也着实吃了一惊,本就消瘦的身体布满了新旧伤痕,有几道刀伤明显是刚落下不久,血还凝固在皮肤表面,与夜行衣粘在一起。依靠刀刃撕开布料才得以将其分离,伤痕纵横交错,看得方锐都有些心惊。
    他现在只想感叹一声这人命大,那么多的伤口却没有一处是致命的。大夫在一旁清洗伤口敷药包扎,他就一声不吭的坐在屋中木椅上,默默地看着那盆清水逐渐被血色浸染,晕开。沉默地让大夫都有些心慌手抖,担心这样貌不算出众重伤昏迷的小伙子是他们副庄主的什么重要之人。这他要是治不好没准这方锐大人一个不高兴……自己的命就得交代了。
     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大夫心里不住吐槽,他并不知道这是方锐第一次遇见莫凡,两人之间毫无关联,连陌生人都算不上。
    等方锐回过神来,两人间已经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由得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从袍袖中拿出一个白色绸缎的小包裹,在莫凡面前展开。
    是一包瓜子。
    自从方锐偶然间发现莫凡喜欢磕瓜子后,就时不时隔三差五的带一小包过来,然后看着面前这个人一刻不停的嗑着瓜子,觉得这人上辈子一定是个仓鼠。
    然而这只是开始,之后方锐直接选择了拿用来装药的白瓷碗直接装一碗来,尔后在目睹了莫凡一天消灭大半碗的速度,心里默默地想下次不然直接端个盆来…?又计算了一下整个呼啸的瓜子储备还有多少。

    莫凡觉得在呼啸山庄的这些天大概是他作为一个刺客来说,最安逸的一段时间。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感受过也不敢想象的平静日子。

评论(5)

热度(14)